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4944cc天彩下开奖记录 > 正文

独家调查:哪些年高速路口盛极一时的球溪鲶鱼 都消失去了哪?

2022-05-11 10:39  作者:admin 点击:次 

  两眼望着高速公路收费站,每当有异地牌照车辆驶出,路口显眼位置几家鲶鱼餐馆的老板都会站在公路旁招手示意,希望车上的人能停车吃饭。这是成渝高速球溪东收费站外经常可见的场景,然而,4月18日中午,有鲶鱼餐馆老板感叹:“今天还没开张,最近几年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地处成渝两地之间的小镇球溪,曾因一道“球溪鲶鱼”风靡四海。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兴起后,随着四川第一条高速公路成渝高速通车而在九十年代进入高峰期,当地两个高速路口附近的鲶鱼馆多达上百家。尝到甜头的球溪人如蜂拥般进入这个行业,将球溪鲶鱼复制到高速路口、景区或通往景区的干道,以及各大城市。有行业从业者称,鼎盛时期,球溪人在外开的球溪鲶鱼馆多达上万家。

  但如今,盛景不复。球溪当地的鲶鱼馆锐减八成,仅存20多家,且多数生意比较冷清。而奔赴全国各地的球溪人,也有不少放弃了“球溪鲶鱼”这一招牌,入乡随市改做当地鱼。“很多是不敢打‘球溪鲶鱼’这个牌子,球溪鲶鱼也在走下坡路,名气大不如前。”有从业者认为。

  不久前,球溪镇所在的内江市资中县提出振兴包括球溪鲶鱼和鱼溪鲶鱼在内的资中鲶鱼品牌,寄望重塑辉煌。

  球溪镇地处交通要道,穿镇而过的老成渝公路早已更名为国道321,成渝高速在镇上设有2个收费站,分别通达成渝。在当地人看来,球溪鲶鱼的兴起离不开老成渝公路,盛极一时的火爆更与成渝高速不无关系。

  从事水产渔政工作30多年的资中县水产渔政局副局长李东介绍,成渝高速通车前,来往成渝两地的车辆都经过老成渝公路,沿途不少吃的也被过往司机记住,如邮亭鲫鱼、资中鲶鱼。“(流经)资中的沱江盛产鲶鱼,最早是(上世纪)80年代在鱼溪镇天马山,一条街开了二三十家餐馆卖鲶鱼。”李东说,当时农村很多地方还没电灯,但天马山的鲶鱼餐馆可谓“车水马龙”,吃鱼的人一波接一波,晚上“灯火辉煌”。“球溪河也盛产鲶鱼,此后,球溪当地人也陆续在公路旁开起餐馆,偶尔卖鲶鱼。”

  黄资万是球溪镇当地公认的球溪鲶鱼第一人,如今他仍在当地一个小地名叫“四根黄桷树”的地方开餐馆卖鲶鱼。“四根黄桷树”位于球溪场镇沿国道321线公里处,也是如今成渝高速球溪西收费站所在位置。1988年,他在“四根黄桷树”开起了第一家餐馆。“最初没卖鱼,但路通了,经常有司机问我卖不卖鱼。”黄资万说,为此,他卖起花鲢和白鲢。为了味道更好,他还经常去自贡富顺买回香辣酱,用于做鱼。“生意好起来后,四根黄桷树又有人开了几家餐馆,有的也卖鱼。1991年,我开始卖鲶鱼。”

  “但球溪鲶鱼火起来,还是因为成渝高速。”李东说,1995年,四川第一条高速成渝高速通车后,过往车辆该走高速公路,天马山的鲶鱼馆便衰落了。“但资中的鲶鱼在成渝线上已有了名气,过往车辆途经资中时仍会找鲶鱼餐馆。更有经商头脑的球溪人很快便在高速路口开起上百家鲶鱼餐馆。”

  在成渝高速球溪东收费站外,1987年便开起餐馆的张旭如今经营着一家鲶鱼餐馆。“最开始开馆子,只是偶尔卖点当地的‘八胡鲶’,那时的鲶鱼只有一两斤重,但很香。”张旭回忆说,1992年,成渝高速开建,当地陆续有人在高速路口的国道旁建房。1995年通车前夕,便有少部分人开餐馆卖鲶鱼。“其他人看生意好,也跟着开鲶鱼餐馆,球溪东站外半年左右便开起40多家。”

  包括黄资万、张旭及球溪张妈鲶鱼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刚等在内的多名从业者均称,成渝高速通车迅速将球溪鲶鱼推向顶峰,国道321线球溪段七八公里长的道路两旁很快开起了上百家鲶鱼餐馆,其中大部分都聚集在球溪东、西两个收费站附近。“那时,成渝高速车流量很大,所以生意都很好。其中,不少人是慕名而来,觉得到了球溪不下高速吃球溪鲶鱼,是遗憾。

  一位不愿具名的鲶鱼餐馆老板还说,鲶鱼餐馆之所以迅速开起来,是因为能赚钱。“高速公路开通后,生意火爆得很,有一家餐馆在1995年国庆一天的营收就有两三万元。”看着鲶鱼餐馆如此赚钱,这位老板也和亲戚合伙,租房开起了鲶鱼餐馆。“5户人合伙,生意最好那几年,每户人每个月可分得(利润)上万元。”

  “那时候,平时来吃鱼的人都很多,有时还需要排队。”多名鲶鱼餐馆老板说,节假日期间,口岸好、味道好的鲶鱼餐馆更是爆满,国道两旁的车辆排起长龙,停车很难。

  然而,在兴盛多年后,球溪当地的鲶鱼餐馆越来越少。4月18日中午,成都商报记者在球溪镇发现,成渝高速球溪东、西两个收费站外,虽然仍能看见不少鲶鱼餐馆打着巨幅招牌,但生意比较冷清,不少餐馆都不见客人就餐。公路两旁,还有不少打着鲶鱼标志或店招的门店早已关门闭户,能明显看出已有多年未经营。

  中午时分,几乎每家鲶鱼餐馆门口都有人守着,两眼望着高速公路收费站方向,每当有异地牌照车辆驶来,便上前站在公路边招手示意,希望车上的人能停车吃饭。然而,很少有异地牌照车辆驶来,老板们多次招手示意,也没有车停下来。

  “今天还没开张,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了。”13时许,球溪东收费站外显眼位置的一家鲶鱼餐馆老板说,尤其是最近四五年,鲶鱼餐馆的生意越来越淡,有时一月中有七八天开不了张。“所以,最近几年还在开鲶鱼馆子的,几乎都是坐家户。如果还是原来那样,大部分是球溪其他村社的人来租房开馆子,房租可能挣不够。”

  张旭说,球溪当地的鲶鱼餐馆在成渝高速通车后,经历了五六年的“顶峰期”。2002年成南高速开通后,当地鲶鱼餐馆便开始减少。尤其是成自泸告诉2014年通车后,途经成渝高速的车辆越来越少,球溪当地的鲶鱼餐馆也越来越少。

  张旭的说法得到多家鲶鱼餐馆老板的认可,据鲶鱼餐馆的老板们介绍,如今,球溪当地仍在经营的鲶鱼餐馆仅有20多家,相比顶峰时期的上百家锐减了八成。除了几家的生意靠回头客或自己朋友圈子维持较好外,多数鲶鱼餐馆的生意都比较冷清。老板们坦言,如今留下的几乎都是坐家户,他们之所以还在经营,是因为没了房租成本,守着店子能挣多少算多少。

  而离开的,并未离开餐饮这个行业。“(球溪当地)生意不好做了,他们就出去了,在其他城市或高速路口、景区继续开鲶鱼餐馆。”

  然而,最近几年才出去经营鲶鱼餐馆的,并非最早一批。早在球溪鲶鱼的名声口口相传,很快火来的同时,球溪当地便有人开始走出去,将球溪鲶鱼这道菜复制到外地。

  “走出去的这批人,不是在高速路口,就是一些车流量大的国省干道或旅游通道,或者到一些大城市。”如今在云南香格里拉经营者一家川味鱼馆的姚女士便是较早一批外出开鱼馆的球溪人,此前她还曾在峨眉山经营“球溪鲶鱼馆”10多年。

  去年,姚女士还曾组织数十名在外经营了20年以上的“球溪河老鲶鱼人”聚会。“出去20多年都没聚过,很多人也联系不上,所以只聚了几十个。”她说,在聚会前一年,她还专门用了2个多月时间,去九寨沟、泸沽湖、川藏线、重庆仙女山及湖北等地转了转。“这些地方都有球溪人,他们在当地经营着鱼馆。”

  “球溪人都会做鱼,虽然学做好难一些,但学会很容易。”厨师出生的张刚说,球溪鲶鱼火起来后,看着球溪本地或外出经营球溪鲶鱼餐馆的人都挣到了钱,便有越来越多的球溪人走出去,在外地经营球溪鲶鱼餐馆。据他了解,10多年前,球溪人在外经营的球溪鲶鱼餐馆便有上万家,球溪鲶鱼餐馆开到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及湖北、云南、贵州、重庆等地及四川境内的不少高速路口、旅游通道和景区,年产值至少数亿元。而这,还不包括外地人打着“球溪鲶鱼”品牌经营的鱼馆。

  如今在湖北宜昌经营着一家石锅鱼府的李长青也是从球溪走出去的,此前他曾在广汉、射洪、重庆等地经营球溪鲶鱼馆近20年。“刚出去的人,都打‘球溪鲶鱼’这个招牌,比如我出去就打‘球溪河李鲶鱼’,还有打‘球溪河周鲶鱼’、‘球溪河朱鲶鱼’等的,那时全国各地球溪人开的球溪鲶鱼餐馆估计上万家,不少人也靠卖鱼挣到了钱,多的上千万。”他说,球溪人出去开鲶鱼餐馆,都是“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一批又一批人跟着出去,所以如今球溪人在外开的鱼馆只会越来越多。但据他了解,包括他在内,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如今不再或不敢打“球溪鲶鱼”这一招牌,或不再卖鲶鱼。

  “感觉很痛心,自己都不敢打自己的招牌了。”张刚说,最近一段时间,他利用微信群将在全国各地经营鱼餐馆的约3000个球溪人聚在了一起。但群内约有三分之一如今不再打“球溪鲶鱼”这一品牌。“到了乐山就打三江鱼,到了雅安就打雅鱼,但开馆子的还是球溪人。”

  李东及李相民、姚女士等多名仍在球溪当地或外地经营鱼餐馆的老板也了解到,如今,确实有不少球溪人在外不再或不敢打着“球溪鲶鱼”这一招牌做生意,球溪鲶鱼的名声越来越小,也越来越不好。“现在球溪鲶鱼在外的名声是坏的多,好的少,至少有50%至60%没打‘球溪鲶鱼’这个招牌了。”

  在球溪当地的鲶鱼餐馆大多数经营户都认为,高速公路路网完善是主要原因。在他们看来,随着成南、成自泸等高速公路的相继开通,成渝高速的车流量锐减,依托成渝高速生存的球溪当地鲶鱼餐馆便被分走了大量客流。“途经球溪的车少了,下高速品尝球溪鲶鱼的人也自然就少了。”

  张刚、黄资万、李相民等人在当地经营的鲶鱼餐馆都比较知名,在他们看来,球溪鲶鱼味道好,但宰客现象突出,球溪鲶鱼便夹杂着这样既好又不好的名声火起来的,但衰败与多年来宰客在外形成的不好名声有很大关系。“来的客人多了,就宰客。后来,来的人想吃,但又担心被宰,所以有人说‘来了球溪,不吃球溪鲶鱼是遗憾,但吃了更是遗憾’。”张刚说,除了球溪当地,去外地开鲶鱼餐馆的很多球溪人也宰客,他们以赚钱为目的。“商家自己都不珍惜和保护自己的品牌,这也是球溪鲶鱼衰败的很重要原因。”

  “别人要宰客,我不宰又做不走。在外面的不少人也是一个地方赚了钱,很快又换下一个地方,继续宰客,所以名声越来越不好。”据当地经营户透露,球溪鲶鱼餐馆的宰客行为可谓五花八门,或短斤少两,或以次充好,或在宰杀过程中趁客人不注意将添加事先宰好的鱼加入增重。“虽然这些年收敛了很多,但球溪鲶鱼在外的名声越来也不好,说球溪鲶鱼馆都是‘敲棒棒’的。”

  “正是因为宰客这一现象长期形成的不好名声,在外地,很多客人看到球溪鲶鱼馆也不敢进,害怕被宰,所以我们很多在外开鱼馆的球溪人不敢再打‘球溪鲶鱼’品牌。”李长青认为,球溪当地鲶鱼餐馆的衰败,主要在于高速公路分走客流和宰客形成的“臭名声”。而球溪人在外经营的球溪鲶鱼餐馆越来越少,品牌走向衰败的原因则主要是“臭名声”所致。

  李东也认为,高速公路路网完善分走客流,再加上宰客的臭名,是球溪鲶鱼衰败的原因。在他看来,还有膳食结构改变、鲶鱼品质下降等原因。“如今,鱼的种类多了,海鲜也多了,大家生活中的选择多了,吃鲶鱼的也就少了。”李东说,球溪鲶鱼火起来后,便有大量外地鲶鱼进入。如今,沱江、球溪河的鲶鱼很少甚至绝迹,本地养殖规模也从越来越小,包括球溪本地鲶鱼餐馆使用的鲶鱼大部分都是湖北、广东等地的杂交鲶,再加上喂养方法等,鱼肉的品质无法得到保证。

  姚女士还认为,球溪鲶鱼衰败的原因还包括内部的恶性竞争。“在外开球溪鲶鱼餐馆的人都是一盘散沙,很难聚在一起。”她说,除了宰客,球溪人之间也相互抢生意。“看到别人的生意好了,有人便挨着去开,或者去抬高房租。”

  当地官方也看到了球溪鲶鱼的衰落,今年4月8日,资中县召开了资中鲶鱼品牌振兴规划评审会,提出振兴资中鲶鱼,寄望重塑辉煌。“资中鲶鱼包括球溪鲶鱼和鱼溪鲶鱼,也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李东介绍,预计本月底,资中县委托相关部门编制的资中鲶鱼振兴规划将出炉。

  李东说,根据评审时的初步规划,资中鲶鱼的振兴将是全产业链的,既包括资中鲶鱼养殖环节的品种保纯育苗,建立鲶鱼品质可追溯体系和生产标准,也包括餐饮方面的菜品研发等。此外,还结合渔旅融合,打造“鲶鱼小镇”等。

  “目标是将生态养殖的,品质更好的资中鲶鱼搬上餐桌,卖向全国各地。”李东说,根据规划,在外的球溪鲶鱼、鱼溪鲶鱼都将统一为“资中鲶鱼”品牌,重振资中鲶鱼在外的形象。在资中养殖的生态鲶鱼也将通过电商卖向全国各地,配送到全国各地的资中鲶鱼馆,让广大消费者在鲶鱼小镇和全国各地都能品尝正宗的,菜品更加丰富的资中鲶鱼。

  在张刚、黄资万等人看来,包括球溪鲶鱼在内的资中鲶鱼要振兴,首先得杜绝宰客现象,做到诚信经营。为此,李东也说,要振兴资中鲶鱼,相关部门也将规范资中当地鲶鱼餐馆的经营行为,做到诚信经营。此外,还将通过成立协会等方式,引导在外资中鲶鱼餐馆经营户们也能诚信经营,共同维护资中鲶鱼品牌的形象。

更多相关内容